雲南省寄生虫病防治所蚊虫分類專家董學書:與蚊為伴六十載 扎根邊疆寫赤誠

草丛林密探 坚韧不拔 2020-02-23 11:47:26 0

他是83歲高齡仍孜孜不倦工作的蚊虫生態分類專家。60余年間行程超過30萬公裡,每年在極為偏遠、艱苦的地方穿梭,從海拔74米的低谷到海拔3800米的高山,雲嶺大地上處處留下了他苦苦追尋蚊子的身影。

他帶領團隊盤點雲南的蚊子“家底”,收集上萬套標本,儲存有雲南現有蚊類標本3亞科、20屬、42亞屬、305種(亞種),其中有新種26種,中國新記錄25種,成蚊9000號18萬余隻,幼虫15萬隻,建起國內最大的蚊虫資源庫。

他就是董學書,雲南省寄生虫病防治所蚊虫分類專家。退休20多年來,他一如既往地堅守在蚊虫分類、生態研究和人才培養崗位上。幾十年來,他始終初心如一,孜孜不倦,為蚊類分類、生態研究而奮斗。

蚊子是人類健康的天敵之一。全世界已發現535種虫媒病毒,可通過蚊虫攜帶和傳播的有近300種,近100種可以引起人、畜疾病。曾被視為“生命收割機”的瘧疾就是其中之一。

董學書介紹,歷史上雲南曾一度是“瘴癘之區”。20世紀初至新中國成立前,雲南曾發生過3次瘧疾大流行,滇南重鎮思茅曾因瘧疾暴發流行,人人談瘧色變。

20世紀50年代,董學書從貴陽醫學院畢業,成為新中國成立后第一代瘧疾防治工作者。他跟從老師、學長,克服重重困難,帶領邊地群眾從滅蚊開始防病,見証了雲南抗瘧工作發生的深刻變化。幾十年過去了,瘧疾這個橫行雲南近百年的妖魔,終於離人們越來越遠。

1996年2月,辛苦了大半輩子的董學書退休了。可退休的第二天,他一大早就回到實驗室,繼續蚊虫研究。他早就瞄准了自己退休后的研究方向——所裡10余年間在全省12個州(市)的56個縣調查採集到了幾十萬號蚊類標本,卻從來沒有人進行過徹底盤點。董學書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盤點蚊子的“家底”。

年齡增長,讓董學書有一種強烈的緊迫感。他硬是給自己安排出一份365日的“狂人”日程表:每周7天正常上下班,全年不論刮風下雨,天天都是工作日。他在實驗室解剖、鑒定、記載、繪制蚊虫,查閱文獻……不斷探索“防蚊術”。

退休20年來,董學書出版了《雲南蚊類志》上下卷、《雲南按蚊檢索圖》《中國按蚊分類檢索》等專著,這些專著已成為中國及亞太地區蚊虫分類生態研究的教科書,為中國蚊類研究提供了豐富的知識和數據。他在國家級核心學術刊物上發表蚊虫學術論文108篇,作為第一完成人獲得6項雲南省政府科技成果(進步)獎,作為主要完成人獲得5項省部級科技成果(進步)獎。

發現蚊虫新種26種,中國新紀錄25種,媒介蚊種4屬、24種……董學書為中國及亞太地區蚊虫分類研究和蚊媒傳染病的防治研究作出了重大貢獻。

董學書把豐富的知識和寶貴的經驗無私地傳授給后輩,培養了數百名國內和東南亞周邊國家的中高級專業技術人才,其中許多學生如今已成為各國蚊媒傳染病防治研究骨干和中堅力量,對“一帶一路”衛生合作起到了積極作用。

斗蚊防瘧一生,與蚊虫為伴60余年,歲月見証了董學書的赤膽忠心。記者 李漢勇

(責編:徐前、朱紅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